黄片视频在哪下载

砰——

白光一起,小白猪直接被震回院内。小家伙很委屈的样子,这是什么鬼地方?难道,还不让蹦蹦跳跳了?

可是,这个时候叶无悔走了进来。

“龙象噬魂兽?”叶无悔先是微微一愣,旋即笑道,“苏墨,你竟然有这样可爱的小家伙?”

“哼哼!”小白猪看着叶无悔,隐隐地透着一种警惕。

“呵呵!它就是喜欢随便乱跑,估计也是睡得太久了。”苏墨面色如常,可是心中却是一冷。

因为,叶无悔当初见过小白猪,不应该说出刚才那句话。而且,以小白猪的灵性,绝对不会对叶无悔充满警惕。

“净土三大神兽,纯正的血脉已经极为罕见了。”叶无悔笑看着小白猪,然后很自然地道,“小家伙,这个园子周围都有结界禁制。你要出去只能走正门或者我同意!”

叶无悔轻轻地招手,貌似想逗一逗小白猪。

可是,小白猪直接一蹦就跳回了苏墨的怀里。

“哼哼!”

小白猪哼哼了两声,那是唯有苏墨能听懂的声音。苏墨笑着拍了拍小白猪的屁股,把收回了破布袋,冲着叶无悔歉意道:“这个家伙,可能有点怕生。”

野性闷骚文静外表

“呵呵!”叶无悔一笑,自然不会放在心上,“苏墨,你感觉好多了吧?我让小玉给你准备了醒神汤。”

“好多了!”苏墨点头,“多谢你亲自挑选食材,小玉的手艺也不错。那汤我喝了,感觉神清气爽。”

“那就好!”叶无悔的眼底掠过一抹不易觉察的笑意,“苏墨,你的神魂之伤,可以说痊愈了,应该没有大碍。”

“这三年,多亏叶姑娘照顾。苏墨,实在是无以为报!”苏墨冲着叶无悔微微一躬身抱拳。

“这不算什么!”叶无悔叹息一声,“当初,你帮我深入思云山庄取三寸人偶。可谓九死一生。若是算来,我倒是欠你大大的人情!”

“叶姑娘,这是哪里话?”苏墨摇了摇头,“当初,咱们相识一场,彼此投缘。你曾帮我斩杀仇人,救我性命,同时又赠我不死丹。是我自己愿意进入思云山庄帮助叶姑娘的,算来算去倒是显得咱们彼此生分了!”

“那倒也是。咱们不算了!”叶无悔冲苏墨温柔一笑。

可是,此时苏墨的心里则是极为震惊。

因为,他的话半真半假。如果真是叶无悔一定能听出其中的问题。哪有什么斩杀仇敌,救其性命?哪有什么自愿?

当初,苏墨答应叶无悔的最大原因,乃是叶无悔开出的条件极为诱人。不死丹、幻魂术、不死傀儡、还有一场不死境的造化。

那样的条件,让神劫期的苏墨根本不能拒绝。

可是,眼前的叶无悔似乎什么都不知道。她的回答,根本接不上苏墨的话。

她,不是叶无悔!

苏墨心中已经肯定。

方才小白猪也感觉这个叶无悔身上隐藏着极为危险的气息。甚至,小白猪可以断定,那不是当初的叶无悔。

她,是谁?

怎么和叶无悔一模一样?如果不是苏墨有意试探,他根本发现不了眼前的叶无悔和当初的不一样。

她们,根本就是一个人,即使是孪生姐妹也不可能这样。

说实话,原本苏墨以人心会变来解释对叶无悔的感觉变化。可是人心再变,也不能换了记忆。

镜像?分身?

苏墨心思急转,可都解释不了为什么有两个叶无悔。那一切,应该是超出了他的认知。

“苏墨,你怎么了?”叶无悔很敏感地捕捉到了苏墨的变化。

“呃?我有些头疼,三年来我不停地做梦!方才,一刹那间有些恍惚。”苏墨故作蹙眉状。

“什么样的梦?”叶无悔问道。莫不是,苏墨会因为这个事情而觉醒?苏墨的前世到底是谁,叶无悔也不知道。

但是,她知道苏墨一旦觉醒,定然会更不好控制。

“不清楚!梦里,比较纷乱,各种人物,各种声音,根本不能理顺。而且,梦醒了,一切都已经记不起来。”苏墨这句话说得倒是实情。

其实,苏墨倒是希望用这样的事转移话题。

“苏墨,你要多留意自己的这类变化。轮回者觉醒,需要契机。”叶无悔这一句倒也是真心实意,只不过,她马上拉回了话题,“苏墨,那三寸人偶你可以给我了吗?我现在,很需要它。”

叶无悔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。

“呃?”苏墨迟疑了一下。

“怎么?”叶无悔忙问道,“有什么不妥吗?”

“那三寸人偶,现在不在我身上。”苏墨无奈地一笑。

“不在你身上?”叶无悔一愣。

“嗯!”苏墨点点头,“我放在了北寒城。当初,东方一族的人追杀我,我身负重伤,北寒城妙大小姐救了我。你一直没有出现,我就把人偶留在妙大小姐哪里。我认为那样比较安全!”

“哦?”叶无悔听了苏墨的话,不由淡淡一笑,“苏墨,你是怎么发现的?”

“什么?”苏墨一愣。

“你怎么发现,我不是你认识的叶无悔的?”叶无悔的脸色渐冷。

面带杀气,冷如霜雪。那才是她真正的自己。

此刻,苏墨也变了脸色,他知道对方已经决定不再扮演下去了。

“你是谁?”苏墨沉声道。

“我当然是叶无悔!”叶无悔冷笑一声,“如假包换!”

“可是,我认识的叶无悔不是你!”苏墨道。

“呵呵!”叶无悔看着苏墨,摇了摇头,“你认识的叶无悔乃是冒我之名。她只能算是我的一道影子罢了!”

“我才是真正的叶无悔!”叶无悔嘴角一弯,邪魅地一笑,“那个小白猪,她之前见过吧!还有,我之前的对答应该是有了破绽。”

“看来,你苏醒之后便感觉我有些不对劲了吧?你和那个贱人还真是心有灵犀!”

“不过,别骗我什么三寸人偶不在你身上。那样的东西,你怎么可能不随身携带?打开你的储物袋里的破布袋!要么,我马上杀了你!”

叶无悔的声音已经很是冰冷。

假冒不成,叶无悔唯有用强。

苏墨,绝对逃不出自己是后心。而以叶无悔的手段,他可以让苏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
可是,就在这一瞬间,苏墨的身形已经动了。当然,他不是冲向叶无悔,而是向左后方猛地一纵。

叶无悔嘴角一弯,苏墨绝对出不了这个院子。

插翅难飞!

这个院子,可是有轮回级的禁制。可是,下一个刹那,叶无悔脸色骤变。

Tag Clou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