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这个软件是干嘛的

魔君?!

那一袭白衣,洁白胜雪;那一副容颜,绝美如妖。苏墨,竟然回复了当年三界的模样?那一身的气度,远胜之前。

那一刻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咚——咚——

心跳声,还在不住地回荡;离恨歌,余音未歇。而那化身而出的苏墨,并没有马上睁开双目。

他双目微合,悬浮在虚空。

此时,正有诸多的灵力,开始灌注他的丹海。以他为中心,形成了一个无比巨大的金色漩涡。

那个漩涡,堪比歩无悔背后的紫蓝色巨型法阵。

“苏墨!”

“魔君——”

“冥尊——”三界轮回者,开始大喊苏墨。

可是,苏墨悬浮在空中,依旧无知无觉。只不过,他原本有些虚幻的身子正在一点点地凝实。

公交车上的摄影女孩

他,在复生!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这一切,对于苏墨来说,便似一场梦。

当初,他感觉自己沉入了海底,只能仰望头顶的光亮。他甚至能感觉到,他之外的世界,一直在战斗。

可是,他无能为力。

他被困在了一个牢笼里。

渐渐地,他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沉,似乎自己就要完全睡去了。可是,苏墨在靠自己的意志力挣扎抵抗。

呼——

他的耳边传来了无尽的风声。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所在的世界,在不断地移动。他似乎在战斗。

但是,那战斗并不是他在主导。

苏墨努力的睁着眼睛。因为,他有一种预感,一旦他闭上眼睛,便会万劫不复。他的头,开始昏沉、剧痛。

那种痛苦,便似无数的黑色蚂蚁在啃食他的神识。

“啊——”

苏墨很想大声的叫喊,但是却发不出声音。

那种感觉生不如死!

轰——嘭——

无尽的气浪卷来,苏墨感觉自己在随着虚空,浮浮沉沉。苏墨一阵恍惚,可是在这种恍惚里,他知道自己一定是中了术。

可惜,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术,更不知道如何破解。

猛地,苏墨一咬牙,他用尽自己能感知到的所有力量,向上猛地一冲。那一刻,他感觉自己真的冲了起来。

可是,他距离头顶光亮的距离丝毫未变,所以他又感觉自己根本未动。

那种感觉复杂而压抑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苏墨感觉自己眼前骤然大亮。

他看见了一把剑,一把长不过三寸的黑色小剑。他看见了慕倾城。他的剑,直奔自己。苏墨茫然地看着一切。

他不知道,为什么会那样。

轰——

天旋地转,他头顶那道光亮骤然消失。

然后,苏墨感觉自己的身体随之碎裂。金色的光芒,如同火焰一样,在他的周围腾跃而起。

他,自己被杀了吗?

只不过,他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痛苦。那黑色的剑光,似乎从他的身体里一穿而过。但是,他无知无觉。

金色的光芒内,苏墨飘飘荡荡。

他感觉自己的能动了,但是他却完全看不见自己的存在。他便似一道无形无相的游魂,以一种精神的状态而存在着。

他,自己进入了一个奇妙的时空。

哗——

苏墨听了水声,也闻到了香气,然后他再一次看见了无数的莲花。大海的尽头,则有一种雪白的大山。

那似乎是一座雪山,仙雾缭绕,可望而不可即。

香水海!

然后,他又看见大海的虚空中漂浮的破竹竿、藏魂鼎、还有金色的骷髅、慕王傀儡、桃夭傀儡、生死人傀儡及黑色的魔舟等等。

隐隐约约,他还看见了乾坤法袋。

那些都是苏墨的东西。它们散落在虚空里,星罗棋布,形态各异。

“嗯?”

苏墨心中奇怪,本能的一皱眉。

可是,他实际上无相无形,根本无眉可皱。

呼——哗——

一阵风来,香水海上莲花,轻轻摇曳。

然后,在大海中心,翻涌其无数的浪花。浪花升腾,一个仙台缓缓升起。那正是一直在苏墨丹海内的九龙仙台。

只不过,如今的九龙仙台已经和过去不同。它早已融合了三界的本源之力,仙台上呈黑白两色。

仙台上,盘坐着那青光身影。

那是另一个自己,只不过他的样貌,还不是十分清晰。

呼——哗——

那青影出现了,而在不远处苏墨又看见了一个黑衣修士。那个修士,正是自己曾经的萧落的模样。

美艳如妖,气质如墨。

那黑衣萧落的身边,似乎有一颗枯树的影子。

枯树下,还是无数的骷髅。

此时,那黑衣萧落转头看着苏墨,淡淡一笑。

“苏墨,一将功成万骨枯。今天,你又死了一次!”

“什么?”苏墨开口问道。

可是,他根本没有听见自己的声音。

而同一时刻,在极远处又幻化出一个白衣身影。那个白衣,出现在一朵莲花之上,似乎他是从莲花上幻化而生的。

白衣法王?

那是苏墨的第一反应。

可是,那个白衣身影身材修长。除了看不清样貌,他与萧落的身影,一模一样。他缓步直奔苏墨的方向而来。

一步一莲,大海翻浪。

“呵呵!”此时,那黑衣萧落看着那白衣身影微微一笑,“你也来了!”

“我不来,怎么死而复生?”那白衣身影笑道,“其实,生生死死,只不过再来一次罢了!又有何难?”

他的声音与黑衣萧落一模一样。

苏墨听不懂,他们的话。

“苏墨,哪有什么白衣法王?你该相信,我们,便是王!”此时,那白衣身影冲着苏墨笑道。

“所有的王,都该匍匐在我们的脚下!”黑衣萧落笑着补充道,“死亡,对于我们来说,永远都是开始!”

“因为,我们是不死的!”白衣身影道,“所谓死,便是脱胎换骨!”

说着,再看那黑衣萧落,一步迈向那青光身影,然后竟然直接融了进去。他与那青光身影,合二为一了。

看着那一幕,苏墨心中震惊。

即使,拥有冥尊的一切智慧,但是他也不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。然后,那白衣身影冲着苏墨一招手。

“苏墨,来!我带你,重归一藏!”

那一刻,苏墨感觉自己猛地扎进了白衣身影的怀里,然后他的耳边传来了久违的离恨歌——

抚长剑,踏雪歌,悠悠万古,弹指匆匆过!任天荒地老,红颜白发,谁人能知我?……青天外,君莫问,轮盘之上何因果。……笑看渺渺三千道,与君说,不甘为过客。

古曲再起,苏墨再次无知无觉了。

而此时,那白衣萧落一步,亦融进了九龙仙台的青影之中。

呼——哗——

那青影瞬间渡白,一个绝美的苏墨幻化而出。同时,九龙仙台骤然溃散,诸多法宝归于苏墨。

脱胎换骨!

苦轮海上,苏墨猛地睁开了双目。

Tag Cloud